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美食

政协委员吁保护杭州话方言普通话之争引发讨

2018-12-03 15:08:23

政协委员吁保护杭州话 方言普通话之争引发讨论

在前不久召开的杭州市政协八届三次会议上,政协委员毛海涛递交了《关于保护杭州方言,防止历史文化名城内涵缺失》的提案。他认为,在城市外来人口日渐增多的趋势下,讲杭州话的人越来越少,久而久之便会使杭州丧失其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所独有的个性,提出要在非正规场合“提倡用方言交流”;同时还建议对全国99个历史文化名城,及所有的省会城市的方言都进行保护,“不要让有地域特征的非物质性历史文化缺失掉”。

连日来,有关方言是否需要保护、该怎样保护的问题,成为很多人关注的话题:国家倡导推广普通话,怎么可以强调保护方言?“拯救”方言的呼声,是排外情绪在作怪,还是文化生态保护的需要?的确,不少专家学者早就呼吁保护地方方言。社会学家郑也夫曾撰写过一篇题为《是保护方言的时候了》的文章,他不无尖锐地指出,人们对语种保护的意识甚至落后于对动物的保护。文化储藏积淀在语言中,人类文化的多样性储藏在其多样的语种中。

在采访中笔者也发现,几乎所有的“老杭州”对杭州话都怀有深厚的感情,对它的日渐衰微感慨万千,都非常赞同想办法保护杭州话。70多岁的林立峰老伯固执地用他熟悉和喜爱的语言说:“格么大家都说普通话,杭州就不是杭州了。”但也有很多人反对或不赞成保护方言,他们认为,推广普通话是国家语委的既定“国策”,推普符合时代要求,保护方言则背道而驰,是人为地阻挠普通话的推广。特别是不少由外地来杭州工作、生活多年的人认为“不需要”保护方言,因为语言上的差异给他们融入这个城市人为设置了一道无形的障碍。在杭经商多年的王丽亚女士说:“如果说杭州话作为方言需要保护的话,那么我们温州话,还有宁波话、绍兴话等等要不要保护呢。如果大家都说家乡话,那还不乱套了。”

而不少专家学者和普通市民在接受采访时认为,作为国家通用语言,推广普通话是非常必要的,在公众场合必须推广普通话。特别是在当今这个人员广泛流动的社会,不用或不会说普通话,就会出现交流障碍,甚至是寸步难行。但他们也同样认为,在公众场合推广普通话与在一定人群、一定场合使用杭州话并不矛盾。从事40多年教育工作的杭州市八一中学教师王藻说:“推广普通话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消灭方言。我们必须及早对方言消失这一问题有清醒认识,及早开始保护杭州话。”着名学者、北京大学教授王岳川在接受采访时说,全世界每天都有几种语言在消失,每年都有几种文化死去,如果不加以保护,那么只剩下英语和美国文化,岂不是很可悲的事情?保护方言,同时也就保护了个体文化和村落文化,保护了文化的多样性。目前,中央电视台正在拍摄反映口头文明遗产的十集专题片《草根中国》,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。杭州话属于吴方言的一种,承载了很多历史文化的遗存,因此从历史文化保护的角度来看,需要保护杭州话。

保护杭州话,并不是硬要规定大家都讲杭州话,对保护杭州话需要合理理解。浙大中文系方一新教授、池昌海教授等学者指出,保护杭州话应当是在一定人群范围内或通过一定载体来进行,而不应当把此理解为否定在公众场所推广普通话。保护和传承杭剧、杭州大书、小热昏等地方戏曲,就是保护杭州方言的一种有效形式。现在杭州多家媒体开辟了方言栏目或节目,如电视频道“阿六头说”等,也同样是保护杭州话的一种载体。保护方言也可以学日本、美国等一些地方的做法,通过光盘刻录等方式保存在博物馆里。

“我们民族共同语的走向是普及普通话,不必强求所有的人都使用方言。就好比古董虽然是宝贝,我们必须把它们保存好、保护好,但是我们不必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使用古董。”浙大中文系的另一位教授祝鸿熹这样风趣地说道。接受采访的几位专家学者同样强调,身处开放的年代,身处开放的城市,在公众场合推广普通话,与在一定范围保护地方方言,应该是同样值得重视并为之努力的两件事。

风力发电机
数控开料机
棋牌游戏招商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