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坚决不当低保户

2018-09-15 09:48:59

毛家寨是县里有名的贫困村。为了脱贫,乡里每年都要到县民政局申请一批低保户。可毕竟名额有限,无法满足每个人的要求。因此,那些未成为低保户的人免不了要到乡里

告告状,发发牢骚,说某某人家庭条件好转了,不应该享受低保云云。

村里有个人叫毛三,儿子毛贵祥和儿媳妇都在外打工,每个月都寄回来一笔钱,虽说谈不上富裕,但在村里条件还算好的。一次,毛三听一个亲戚说,凡是二级以上的残疾人,都能享受政府的低保待遇。于是,他灵机一动,自己一直患有肌肉萎缩,行走很是不便,何不到县残联办个残疾证呢?要是真能享受低保,那自己的晚年可就衣食无忧了。想到这儿,毛三立马行动,第二天就拄着拐杖去了县残联。你还别说,工作人员见他摇摇晃晃、弱不禁风的样子,还真的给他办了本二级残疾证。

自从办了残疾证,毛三就整天缠着村长把低保申请交到乡里。毛贵祥知道后,就打电话给老爸,说:"别瞎折腾了,咱家现在不是过得好好的嘛,要那低保干吗?"毛三却不这样想,他耐着性子开导儿子:"儿啊,我还不是为了减轻你的负担嘛,你打工挣几个钱不容易呀!要是我能办个低保,每个月的生活费就有着落了。这是政府的钱,不要白不要!"毛贵祥没说几句,却被父亲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,自知拗不过他,也就不多说了。

后来,村长实在经不起毛三的唠叨和纠缠,就把低保申请递到了乡里。后来乡里、县里经过核实,毛三确实患有肌肉萎缩症,这个低保也就顺利办了下来。

毛三拿到低保证后,很快就遭人嫉妒了,甚至有人扬言要到乡里检举。因此,毛三的心里并不踏实,总担心有朝一日被取消低保资格。

再说毛贵祥,在外打工多年,攒了一些钱,于是就想着做点什么生意。当然,他不敢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亲,父亲是个保守的人,知道他要冒险做生意,肯定不同意。于是,毛贵祥瞒着父亲偷偷辞掉工作,开了一个小吃店。正好小舅子是学厨师的,就把他叫了过来。因为毛贵祥为人诚实、热情,小吃店的生意一天天好了起来,再到后来,每天都是宾朋满座,顾客盈门。短短的几个月时间,就赚了不少钱,毛贵祥这才把开小吃店的事告诉了父亲。

父亲听后,当即乐开了花。可是,过了一会儿,他就担心起来了:"儿啊,现在村里还没人知道你在开小吃店,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,要不然我这个低保证准被取消啊。"

毛贵祥哈哈一笑:"取消就取消呗,有什么大不了的,那点钱我几天就挣来了。"毛三一听,顿时就急了:"你懂什么?你嫌钱太多了是不是?这钱可是不用花力气的,我告诉你啊,你可千万别张扬,要是我的低保证被取消,跟你没完!"末了,毛三还千叮咛万嘱咐,要求儿子一定要将小吃店的经营者姓名换成别人的,这样人家就查不到了。

见父亲动了真格,毛贵祥只好点头答应。一个多星期后,毛贵祥给父亲打了个电话,说营业执照已经用老丈人的身份证重新办了一本,叫他老人家大可放心了。毛三这才乐呵呵的笑了。

其实,毛三也有他自己的打算。为啥?虽说现在儿子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,但不能保证以后都这样啊,说不定什么时候儿媳妇翻脸了,他这老头子的生活就没着落了。但这话又不能跟儿子讲,所以呀,他是拼了老命要保住这个低保证。

毛三在提心吊胆中过了一年,他十分庆幸低保证还在。而这一年,他一家人对开小吃店的事是守口如瓶,别人问起他儿子,他总是说在外打工,挣不到钱。而实际上,现在的毛贵祥早已今非昔比了,只一年多工夫,就赚了个盆满钵满。

毛贵祥见银行里的钱一天天多了起来,于是就想着扩大规模。这不,机会还真来了,正好小吃店隔壁的几间门面房合同到期,毛贵祥一咬牙,就全部租了下来,经过重新装修后,原先的小吃店摇身一变,就变成了上档次的饭店。规模扩大了,环境改善了,生意也变得更加红火了,这钱自然赚得更多了。

看着人家都是开着小汽车,毛贵祥也蠢蠢欲动。可当他把自己买车的想法跟父亲一说后,就遭到了严厉的反对。为啥?一旦买了汽车,村里那些人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到乡里检举了,说毛三的儿子连轿车都买了,父亲竟然还要吃低保!到时低保不被取消才怪呢!毛三死活不同意儿子买汽车。怎么办?最终毛贵祥想了个办法,说以小舅子的名义买汽车,开回家时就说是借小舅子的,这样即便查起来也不怕。毛三一听,这才勉强同意。

毛贵祥把崭新的汽车开回来后,很是兴奋,赶紧打电话向父亲报喜。毛三一听,也显得很高兴,可不一会儿就皱起了眉头:"儿啊,是用你小舅子的名字登记的吧?买车的事可不能说出去啊!"毛贵祥说:"爸,您就放心吧!现在村里就您一人知道,只要您不说,谁也不会知道。"毛三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转眼半年多过去了,毛三对儿子买车的事只字未敢提及,所以村里人谁也不知道这事。这天,毛三接到儿子的电话,一听语气,他感到有点不对劲儿,忙问发生了什么事。在毛三的再三追问下,儿子才说出了实情。

原来,小舅子见毛贵祥赚到了钱,开起了小轿车,久而久之,心理就感到不平衡了。他想,这饭店里的菜基本都是自己掌勺的,凭啥一个月就拿这么点工资呀?于是,小舅子要求毛贵祥给他加工资。毛贵祥拗不过他,只好把他的工资加到每个月6000元。可人的欲望永远无法满足,没过多久,小舅子又狮子大开口了,要求月薪加到一万元,否则就不干了。毛贵祥急了,这样加下去也不是办法啊,死活不同意。一番争执后,小舅子就翻脸了,说:"你不同意也行,那你把车子还给我。"毛贵祥不明就里:"什么车子?"小舅子说:"别给我装糊涂,你现在开的车子不就是我的吗?请你还给我。"毛贵祥叫苦不迭,这下麻烦大了,登记的时候车子所有人确实是小舅子,就是打官司也打不赢啊。遇上这么一个人,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儿了。

毛三一听,气得直跺脚,一辆车子可是十多万,心里那个疼啊!毛贵祥说:"爸,都是低保惹的祸啊,想当初……哎!"

那一夜,毛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想想儿子每个月都会给自己寄钱,日子过得挺宽裕,这么多年来,儿媳妇也向来对自己很好,自己怎么就尽往坏处想呢?再想想村里的刘二,还有李瘸子,跟自己相比较,那真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!因为自己占了低保的名额,他们的低保迟迟批不下来呀!毛三的心里很是纠结。直到天都快亮了,毛三还在想着这事。不过最终还是觉得要保住低保。为啥?眼下已经丢了一辆车子,说什么也得赚回来一点。想到这,毛三又感到心安理得了。

过了一段时间,毛三又接到了儿子的电话。这回毛贵祥显得更焦急了,说大事不妙!毛三吓了一跳,忙问发生了什么事。毛贵祥说,他听到风声,小舅子要坏人做到底,想争夺饭店的股份。因为饭店的营业执照是用老丈人的身份证办的,要是真的打起官司,恐怕连饭店都保不住了,要知道,村里可是没一个人能为自己作证啊!毛三一听,吓得连说话都结巴了,心里更是没了主意。

毛贵祥说:"当务之急,你赶紧向村里人透露我开饭店的消息,我呢,赶紧注销营业执照,用自己的身份证重新办理一下,否则就来不及了!"毛三连连点头:"只要能保……保住饭店,干……干啥都行!"

当晚,毛三再次失眠了。因为低保的事,已经让儿子丢了汽车,总不能再丢了饭店啊!他思来想去,终于下定决心,这回坚决不当低保户了,把名额让给真正需要的人。

这年年底,毛三取出最后一笔低保金后,分别送到了刘二和李瘸子的手里,然后收拾行囊,直奔儿子那里。

毛三一出站,儿子就走了过来,笑呵呵地说:"老爸,上车!"毛三很是惊讶:"车、车子不是没了吗?"毛贵祥神秘地一笑:"上车再说吧!"毛三一上车,这才发现儿媳妇和儿子的小舅子也都在车上,顿时如坠入云里雾里,傻愣着不知怎么回事。

毛贵祥说:"爸!很对不住了,一切都是骗你的,要不然你怎么舍得注销低保证呢?"儿媳妇忙接茬,"就是,要不然你还整天守着那份低保不肯出来呢!"

毛三恍然大悟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柴油压缩机
浙江608轴承
沙河绿洲位置交通图-四川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